半边刘海不需要刘海❥

我是Zaya.
谢谢你喜欢我❤️
↓↓往下▹↓↓

你只有周末才有可能见到我🌟
自称是涵涵的半边刘海的Zy
性格直爽不绕弯子
比较傻 喜欢不停“哈哈哈哈”
我的lof有一点小幽默

关于我食:
巍澜是命🖤
主要
⤷巍澜 朱白 虫绿 安雷 轰出 双黑 tsn/me
杂食

叫我刘海/Zaya/阿泽/泽也/杂鸭
想的出来的称呼
都行(´▽`)

喜欢就结婚啊【占有欲后续/abo设定】

……我想看…澜澜生孩子www!(gun

Gories.:

warning:极其ooc,我脑子大概瓦特了。小短片蒽。


赵云澜早上是被酸醒的。
刚从深度睡眠中产生意识,他的神经就好意提醒他,昨晚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,让他跟散架了没区别,他扭了扭肩膀,背肌像被欧打过。什么不能告人的事。
赵云澜感到一只胳膊禁锢的他不能动弹,背上立马沁出一层冷汗。
他渐渐聚焦的目光落在床头眼镜上。
记忆复苏。

沈巍乖巧坐在床头,只身单薄衬衫,面色发白耳尖泛红,像是被冻僵了刚送回来的。赵云澜看着床上一片狼藉,再论未经允许就被标记的愤怒,他靠在床头拿枕头回避现实。
“你能不能……”别这样看着我……赵云澜嗓子哑的厉害,还没委屈起来,被沈巍潜藏一层狼的眼神盯得发慌。完了完了完了。
“你怎么就……标记……”赵云澜不是不想威武一点,奈何疼得厉害,寸步未移的抱着被子坐在床上。最后两字落入他耳中也羞耻。
只字便勾起活色生香的场景。他可不敢提,要是沈巍再一个没控制住,后果不堪设想。
“我……我经过允许了。”在床边乖乖罚座的沈巍找不出昨晚兽欲十足的alpha一点影子,甚至还有点委屈难过。
赵云澜身子上一块块都是吻.痕,也没顾得上,抬眼去望罪魁祸首,人家已经泪眼朦胧了。赵处对自己摇摇头暗暗骂了一句。
成,他就栽沈巍身上了。

作为一个omega,在分化的那一刻他已经不对反攻做任何希望。梦想还是要逞一逞,但是他遇上了一个披着白兔皮的灰狼alpha,就是真的欲哭无泪了。
被标记不代表人生惨淡,甚至和自己深爱的a结合,是个幸福的过程。人的一生中性占比并不大啊,放眼他对爱情的期望,赵处长不免难过,另一边却也放下心来。沈巍的标记能让他安稳度过发.情.期,其实他完全有能力去解除标记。但是他不想。
赵云澜不担心性别暴露后别人会嘲笑他与否,他只是有点点怕在特调处带来的负面影响会比较多。
大庆可没想这么多,一百条小鱼干完全遮掩了他的愧疚,一边安慰老赵:“没事这一天迟早要到来的”一边在沈教授面前求表(鱼)扬(干)。
“老赵你做事这么优柔寡断啊,喜欢就喜欢,领个证完了,不喜欢……”黑猫直直脖子一口吞下鱼干,“去解除呗,这技术又不难。”赵处长少来沉默,抵着下巴心虚看着黑猫:“我不想解除。”
大庆差点白眼:“那就是喜欢呗,去领证。”
“那他要是不喜欢我呢。”赵云澜没再讲下去,把头靠到沙发背上注视着窗子。天气没有那样差了。
头回见到老赵对自己这么没信心,大庆怀疑他眼睛或是耳朵出了问题。
这答案太简单了,他一只猫都看得出来,那个傻逼会从对方宠物嘴里套发情日期还来日个爽最后拔x无情走了?至少沈巍不会干出这种事。大庆差点喊出来:我把你卖啦!他知道你那什么才过来的!
还好他没喊出来,正巧,敲门声响了。
黑猫敏捷一跳,赵云澜也因为铃声勾起回忆,警觉的正襟危坐,点头示意大庆开门。黑猫摇身一变英俊少年,往猫眼里悄悄瞄了一眼,黑西服,还有一丝草莓味溜进门缝,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谁了。

“教授请坐吧。”大庆想着没打扰心情极其复杂的赵云澜和马上要反客为主的沈教授,又变回黑猫趴椅子上了。
“来赔罪的呀?”赵云澜接过递来的草莓蛋糕装出一个客气的笑,装的一点不稳,难过的表情摇摇欲坠了,他赶快勺起一口蛋糕低下头遮住自己的脸。
“我听说……”沈教授耳尖红的跟被调戏了没两样,艰难的说出一番话,“发情期omega被标记,怀孕率是百分之百……所以如果……”他抬头看了赵云澜一眼又认错似的避过他眼神,“我可以陪你去医院打掉。”
他的话快把赵云澜脑子敲懵了。上一秒他还在做着大概沈巍会喜欢他的梦,下一秒教授就想让他打掉孩子。眼眶里突然蓄满的泪水没让教授看到,他用袖口擦过眼睛带过了一片湿润,声音低沉起来。不管这个百分之百是不是存在,他都无法接受。
赵云澜这一刻的笑是沈巍见过的最苦涩的笑了,他还要装作没事,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,嗓音好像一下子被人毒哑了:“感情教授一开始就没打算负责。”沈巍等他话一出口就知道一定是曲解意思了,赶忙摇头,小学生一样道歉:“我说错话了……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他见赵云澜没有收住眼泪的样子,心疼至极又无法表达,情急之下两只手抓住对方的手腕,十分有力:“我没有不要负责的意思。”
赵云澜这个时候如同一位被拐来的小媳妇,平时暨骜的样子没了,在沈教授面前骨子里剩下的无辜委屈一展无遗。他还是倔强的挣脱沈巍的手把眼泪抹干了。撒气和撒娇此时在沈巍眼里没区别,如果能视界共享,粉红泡泡已经在满天飞了。
“我说真的。”“我也说真的。”赵云澜被沈巍盯着,就和早上的情景一模一样,被盯得发慌,也被盯得心动。
“喜欢就扯证呗搞那么多事干嘛”大庆的话飘回他耳朵里,配合沈巍的眼神威力,赵处长屈服了。
“那就去领证吧。”
“啊?”这么直接切入主题,沈教授的耳朵更红了。
“你不是想负责吗?”赵云澜恢复了原本的样子,叼着棒棒糖撑在沙发上回盯沈巍。
“那就去领证吧。”
赵处长wink一击命中教授红心,沈巍耳尖不再红了,俯下身去吻他。
“好。”

评论
热度(993)

© 半边刘海不需要刘海❥ | Powered by LOFTER